谷歌第103号员工 :从天使到创业

2014-12-31 15:33 来源:pconline 原创 作者:暮雪城 责任编辑:tanwenjie

1

谷歌的第103名员工周哲,美国斯坦福大学硕士毕业,码农,在谷歌工作了8年

  作为谷歌的第103名员工,周哲亲历了硅谷的神奇。在那里,每天都会有奇奇怪怪的想法诞生,有的成功颠覆了世界,当然,不成功的案例也不在少数。

  周哲没什么奇思妙想,他早期的人生规划里,几乎只想安心做一个程序员。随着谷歌的上市,一切都改变了,拥有原始期权的周哲,一夜间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  他开始离开硅谷跟随李开复回到中国,学着像硅谷的Paul Graham一样去投资创业者,又学着像创业者一样去做自己的产品和公司。

  谷歌的充气游泳池

  1999年,从美国斯坦福大学硕士毕业的周哲,加入了谷歌公司,在当时谷歌一百多位员工中,“码农”占据了一半,周哲是其中之一。

  那时候的谷歌,是真正的创业公司。1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,装修得像个幼儿园。

  因为谷歌LOGO的颜色是彩色,所以办公室沙发从来不会用黑色,天花板也是一块红一块黄。在谷歌公司还有一辆独轮自行车,Sergey Brin,谷歌的创始人之一,成天在办公室踩着它窜来窜去,有时撞到花瓶,还会摔一个大跟头。

  谷歌在上市之前,一直没有清晰的人事架构,拉里·佩奇坚持的管理原则是“可控的混乱”。他自己并不经常待在办公室,很少开会。他要么在实验室试验自己各种千奇百怪的想法,要么在硅谷四处窜门,他尤其喜欢和新创业的团队聊天,好奇他们做的是什么。

  刚刚把PayPal卖掉的埃隆·马斯克(Elon Musk),也经常跑到谷歌办公室,和拉里·佩奇高谈阔论自己的梦想,说想要造火箭。

  “谁能想到一个做类似支付宝产品的人,会想到要造火箭呢。”周哲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但没想到这家伙到后来真的把火箭造出来了,更没想到的是,现在埃隆·马斯克又创造了轰动世界的特斯拉。

  周哲的同事也随时都有灵光一现的想法,做出破格的事情。比如他有个谷歌同事喜欢开飞机,业余时间都花在飞机上面;还有个同事梦想骑自行车横穿美国,他最终用了20天完成了这个计划,回来以后,晒得就像一颗煤球。

  相比之下,周哲简直是个标准的码农。在刚进谷歌的四年,他每天工作12小时到14小时,一周工作六天,甚至七天,晚上回家还要继续学习。他把生活过得很枯燥,谈恋爱这些事更是被抛诸脑后。

  前不久库克宣布出柜成了个大新闻,但周哲回想起来,其实当时在谷歌的时候,很多同事也是同性恋,甚至在整个硅谷以及旧金山,都是很普遍的现象。

  “在硅谷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,那是一个对所有想法和文化都非常宽容的地方。”周哲觉得,这也是硅谷有创造力的原因,不会先入为主地拒绝某一类人。

  拉里·佩奇曾经答应谷歌的员工,如果有一天,公司实现了盈利,一定为大家建一个泳池。后来,公司真的盈利了,但是问题来了,公司没有合适的地方建立游泳池。

  为了兑现给员工的承诺。拉里·佩奇买来了一个充气的游泳池,放在公司门口,充气放水以后,自己换上泳裤,第一个在泳池游泳,一边游泳,一边接受员工的喝彩和掌声。

  跟随李开复回到中国

  谷歌的上市改变了周哲原本的生活。原本觉得可以做一辈子技术男的周哲,一转眼间就拥有了千万级别的资产。当时很多谷歌的员工都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财产。为此,谷歌很贴心地找来很多大学专家来给员工们上课,“将我们从外太空拉回来,恶补地球上的生活理财之类的琐事。”周哲说。

  当时还是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,有一天给谷歌总部发来邮件,说中国市场需要华人帮忙。

  在见到李开复之前,周哲脑子里对他的构想还是大家口中所说的精神导师,等到真正见了面,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才发觉李开复并没有多高不可攀,说话语气平和,吃饭间歇,还会讲笑话。

  “而李开复上台演讲的时候,又很有风范,这确实是值得学习的地方。”周哲说自己很多演讲的东西,都是李开复传授给他的。

  应邀回到中国的周哲,负责谷歌音乐和谷歌地图产品开发,还是继续技术男的工作。同时,谷歌在全球都招聘很多计算机工程师,周哲就是面试官之一,这也是他第一次做技术以外的事情。

  “我早期对我自己的人生理解是比较窄的,除了技术以外,对外面的事情一是看不懂,二来没兴趣。”周哲说。可是后来硅谷的传奇人物Paul Graham的个人经历,给了他很大的触动。

  与埃隆·马斯克很像,Paul Graham创业做了一个电子商务的平台,这个平台后来卖给了雅虎,而Paul Graham则成了一个投资人,创立了硅谷最好的创业孵化器。

  在硅谷,大家看到的都是一些成功的案例,但其实还有很多失败的案例,所以这也让周哲明白,成功和失败并不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。

  “这个心态当时就是让我有这个勇气去尝试一下投资,反正做砸了,我不需要对其他人的评价做交代。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周哲从工作了8年的谷歌辞职,用自己在谷歌所赚的钱,成为了一个天使投资人。

  巧合的是,在周哲之后,李开复也离开了谷歌,并创立了创新工场。而周哲本人则成为了创新工场基金方的投资人。

  在天使投资人的圈子里,因为本身没有投资背景,所以周哲的投资风格别具一格。也因此,周哲被人称为“真天使”。

  比如他投资“尚街网”的时候,创业者推销了半天自己的产品,但最终打动周哲的,却是这个创始人的决心。

  “他从美国毕业以后,在新加坡做教授,然后把老婆孩子放在美国,自己一个人跑回中国创业,坚持了很长时间。他放弃了很多美好的机会来做这件事情。”周哲说。

  他投资过的项目还包括2013年在纽交所上市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——兰亭集市、安燃电池、papapymobile.com网站,以及电影《一夜惊喜》等等。

  为父亲做个系统

  虽然周哲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生适合创业的人,但他也清楚自己骨子里根本还是一个工科男,起码在现阶段,作为年纪不过三十多岁的青年人,一头扎进“早期投资”这个被圈内人当做是“人生最后一份职业”的池子里泡到退休,他显然不甘心。

  2013年,周哲在香港的一家购物中心,想给父亲买一个不是Win8操作系统的电脑,因为windows XP退出了历史舞台,而习惯了这种操作系统的父亲,根本使用不了Win8系统。然而走遍了整个购物中心,没有一台电脑可以满足周哲的需求。

  于是周哲想到,要不就自己帮父亲做一套操作系统,既可以延续以前的操作习惯,又能弥补很多目前市面上操作系统的缺陷。世界上应该还有很多人有像他的父亲同样的困惑,这个想法开始让周哲感到激动,他问自己:“这就是让我兴奋的事情,为什么不实现它呢?”

  2014年,周哲和两位此前在谷歌的同事一起,成立了技德科技。他们的第一款产品是一台外观酷似surface的平板电脑,搭载的是基于安卓改写,将Windows以及ios系统优点结合起来的系统。

  周哲和他的创业伙伴,想要实现的是在平板电脑上,能够操作word文档以及PPT和发邮件,简单地说,就是移动办公,并且是让用户低成本就能获得。

  想做移动办公,也是因为谷歌的关系。在美国,谷歌docs已经被证明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法,只要连上网,处于异地的两个人能够同时修改一份文件,分享也很方便。

  周哲明白,想把一个全新的系统推广出去很难。“我们也找了很多大公司,但你一个完全不成熟,且无法预测的系统,要进入终端产品,是任何一家大公司都不敢冒的风险。所以,我们决定索性自己做一个终端产品。”

  在技德科技深圳办公室,放着数十台平板电脑,都是各个阶段的试验品。周哲拿着每一台,都能数出其不完美的地方,面料的手感不够好,外壳轴线有突出的地方,酒红色与大红色外壳的视觉效果差异等等。

  生产产品的人,多少都会有点偏执和完美主义,但周哲说,他和他的团队现在主要走的是务实的路线,首要任务是把用户需求照顾好,情怀之类的东西,暂时放一放。就像iPhone前三代产品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一样,总是要有一个实践和成长的过程,因此,就算即将出街售卖的产品,都不会是最终的版本。

  周哲觉得自己的创业路充满幸运,“知道我们有这个需求之后,李开复就把我介绍给富士康负责给iPad代工的部门,去帮我们设计平板。有一次,一个朋友帮我们的产品解决了一个技术问题,并且对我说‘我不要你的钱,因为我要投钱给你’。”

  周哲也想改变世界,但是他知道其实最终能改变的世界的人,第一天都不是抱着这个心态去做的。就和他自己一直以来所从事的事业一样,他也从没想到自己会从谷歌到投资圈,最终再成为一名创业者。

网络设备论坛帖子排行

最高点击 最高回复 最新
最新资讯离线随时看 聊天吐槽赢奖品